專題討論12:病人自主權利法與醫療照護
Patient Self Determination Act and Health Care

程 序 表

S12-6
失智與意思能力受損之病人的醫療決策
陳炳仁
奇美醫院緩和醫療中心 老年醫學科

  病人自主權利法賦予了病人預立醫療決定、在未來非末期的特定自主意思能力喪失之疾病狀態下,擁有拒絕維生醫療的法定權利,然而在國內討論與簽署預立醫療決定的風氣未開、普遍化的執行資源與法律程序等配套未完備之前,可推測目前已呈現上述疾病狀態與未來數年內發生之病人,大部分仍仰賴家屬與臨床人員共同決定出臨床現場的醫療照護處置。
  更甚者,臨床上經常遭遇因急性醫療狀況導致病人意思能力短期間受損致無法自主表達之狀況,或失智症雖未達上述嚴重程度卻已喪失大部分意思能力時,醫療決策究竟該根據何種倫理架構進行?健康服務人員是否具備辨別意思能力狀態的充分知能?是否有合宜的全人醫療照護資源在適當時機介入?是否有適切的法律與合宜的行政機制讓過程有所依循規範?家屬與醫療人員彷彿為病人規劃著命運時所面對的心理社會壓力與法律責任,有沒有更多贏的解套?
  本人就執行衛生福利部「失智症安寧緩和醫療照護指引」與科技部「意思能力受損之病人的醫療決策」兩研究計畫的初步成果,針對上述挑戰與未盡之處,釐清現行相關臨床倫理教育、法令、行政制度的缺陷,進一步從過去國際研究中理解意思能力與行為能力的理論與應用基礎,比較各國對於意思能力或心智受損時之醫療決策的倫理或司法規範(如英國意思能力法Mental Capacity Act 2005、聯合國身心障礙者人權公約)、行政配套措施(如英國的保護法院及調查員、獨立意思能力代言人),並根據專家共識形成後的觀點與可能方案,對於意思能力受損病人之醫療決策所需要調整的本土化規範提出建議。
  失智症病人疾病惡化至死亡的過程漫長,末期存活難以準確預測,除了合宜的醫療照護決策機制,我們更需及早提供病人與家屬以舒適為核心的緩和醫療照護,而非等到生命末期或法案中的極嚴重狀態才進行上述服務,此演講亦將簡報由跨領域專家共同編撰的本土化失智症緩和醫療照護執行建議。